李姬传
  • 作家:侯方域    阅读:

  • 李姬者名香,母曰贞丽。贞丽有侠气,尝一夜博,输千金立尽。所交接皆当世豪杰,尤与阳羡陈贞慧善也。姬为其养女,亦侠而慧,略知书,能辨别士大夫贤否,张学士溥、夏吏部允彝急称之。少风调皎爽不群。十三岁,从吴人周如松受歌玉茗堂四传奇,皆能尽其音节。尤工琵琶词,然不轻发也。

      雪苑侯生,己卯来金陵,与相识。姬尝邀侯生为,而自歌以偿之。初,皖人阮大铖者,以阿附魏忠贤论城旦,屏居金陵,为清议所斥。阳羡陈贞慧、贵池吴应箕实首其事,持之力。大铖不得已,欲侯生为解之,乃假所善王将军,日载酒食与侯生游。姬曰:“王将军贫,非结客者,公子盍叩之?”侯生三问,将军乃屏人述大铖意。姬私语侯生曰:“妾少从假母识阳羡君,其人有高义,闻吴君尤铮铮,今皆与公子善,奈何以阮公负至交乎!且以公子之世望,安事阮公!公子读万卷书,所见岂后于贱妾耶?”侯生大呼称善,醉而卧。王将军者殊怏怏,因辞去,不复通。

      未几,侯生下第。姬置酒桃叶渡,歌琵琶词以送之,曰:“公子才名文藻,雅不减中郎。中郎学不补行,今琵琶所传词固妄,然尝昵董卓,不可掩也。公子豪迈不羁,又失意,此去相见未可期,愿终自爱,无忘妾所歌琵琶词也!妾亦不复歌矣!”

      侯生去后,而故开府田仰者,以金三百锾,邀姬一见。姬固却之。开府惭且怒,且有以中伤姬。姬叹曰:“田公岂异于阮公乎?吾向之所赞于侯公子者谓何?今乃利其金而赴之,是妾卖公子矣!”卒不往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选自《四部备要》本《壮悔堂文集》  

     

    译文

     

    名妓姓李名香,她的母亲叫贞丽。贞丽颇有任侠的风度,曾经与他人赌博,一夜之间输尽千金。她所结交的都是一些才华出众的人物,跟宜兴人陈贞慧特别要好。李香是贞丽的养女,性格也很豪爽,而且聪明伶俐,略读点书,能辨别那些当官的是否正直贤明,张溥、夏允彝都非常称赞她。李香年少时风度爽朗美好,韵致超群。十三岁那年,跟苏州艺人周如松学唱汤显祖《紫钗记》、《还魂记》、《南柯记》、《邯郸记》四大传奇,而且能将曲调音节的细微变化尽情地表达出来。她特别擅长《琵琶记》,然而不轻易唱给别人听。

    商丘侯生,于崇祯十二年来到金陵,认识了李香。她曾邀请侯生题诗,然后自己唱曲给他听作为酬谢。当初安徽人阮大铖因奉承依附阉党魏忠贤而被判罪,削职后退居金陵,遭到正直言论的抨击。实际上首先发难的是宜兴陈贞慧、贵池吴应箕,他们坚持得很有力。阮大铖不得已,想让侯生从中斡旋,于是假手干好友王将军,每日送来美酒佳肴,陪同侯生一道游玩。李香生疑道:“王将军家境清贫,不是广交朋友的人,你何不问一问他呢?”经侯生再三诘问,王将军于是屏退左右,转述了阮大铖的用意。李香私下告诉侯生说:“我从小跟随养母与宜兴陈贞慧君相识,他品德高尚,还听说吴应箕君更是铁骨铮铮。而今他们跟你都十分友好,你怎能为了阮大铖而背弃这些亲朋密友呢!况且公子你出身于世家,颇负名望,怎能去结交阮大铖呢!公子读遍万卷诗书,你的见识难道会比不上我这样的妇道人家吗?”侯公子听后大声叫好,从此便故意借醉酒而卧床不见,王将军心里颇不高兴,只得辞别而去,不再同侯公子来往。

    过了不久,侯生赴考名落孙山。李香在桃叶渡设宴饯行,还特地唱了一曲《琵琶记》送他上路,说:“公子的才华名声与文章词采都很美好,和蔡邕中郎不相上下。蔡邕学问虽然不差,但难以弥补他品行上的缺陷。如今《琵琶记》里所描写的故事固然虚妄,但蔡邕曾经亲附董卓,却是不可抹杀掉的。公子秉性豪爽不受约束,再加上科场失意,从此一别,相会之期实难预料,但愿你能始终自爱,别忘了我为你唱的《琵琶记》!从今以后我也再不唱它了。”

    侯生离开之后,原淮阳巡抚田仰以三百锾黄金为聘,邀李香见面,李香断然予以拒绝。田仰恼羞成怒,便故意制造流言对李香恶意中伤。李香感叹地说:“田仰难道与阮大铖有什么不同吗?我以往所赞赏侯公子的是什么?而今如果为贪图钱财而赴约,那是我背叛了侯公子!”她终于不肯与田仰相见。

     

    赏析

     

    明末崇祯年间,明王朝政治越来越腐败,党争日益剧烈,贵族、官僚、地主、巨贾生活极为奢侈荒淫,满族统治者与明王朝之间又不断发生战争,以致人民群众遭受到深重灾难,不得不奋起反抗,市民运动此伏彼起,农民起义波澜壮阔。在这个大动荡的时代中,随着城市经济进一步发达,市民阶层更加扩大,涌现了不少“奇人异士”,尤其是“人品高绝”的“小人物”。所以,这个时代的显著特点,就是“伟人欲扶世祚,而权不在已;宵人能覆鼎餗,而溺于宴安;扼腕时艰者,徒属之席帽青鞋之士;时露热血者,或反在优伶口技之中”(顾彩《〈桃花扇〉序》)。当时金陵是明王朝的留都,又是南方经济重镇,也是东林、复社成员集中地,故政治斗争常发于此。《李姬传》作者侯方域和文中李香,都生活在明末时代;他们悲欢离合的爱情故事,正发生在金陵地方。清初,侯方域、魏禧、汪琬有“散文三大家”之称。虽然他们的成就各有不同,但他们都不满于明代前后七子“文必秦汉”的拟古文风,也不满于晚期公安、竟陵那种纤佻虚浮的文风,而是“讲唐宋以来之矩矱”,继承和发展了明代唐宋派散文的风格。他们大都以人物传记见长,如侯方域的《李姬传》、《马伶传》等,魏禧的《大铁椎传》、《许秀才传》等。这类人物传记,人物形象栩栩如生,富有传奇色彩,真切感人。它们用小说、戏曲的传奇体,打破了传统的古文写法,可以说是传奇性散文。这不仅吸收了《史记》、唐人传奇的养料,而且受到当时正在兴盛的明清传奇的影响。那时,有奇人奇事,而后有其文,“传其事之奇焉者也”(孔尚任《桃花扇小识》)。

    《李姬传》,描写明末秦淮歌妓李香,不仅写了她擅长歌唱的艺术才能和不同流俗的风度,更突出写了她的见识和品格。她及时识破了阉党余孽的诡计,劝说侯方域拒绝阮大铖的利诱。她忠实于真挚的爱情,勉励侯方域保持气节。她坚持不肯与和阮大铖同流合污的开府田仰接近,敢于抗拒权贵的诱惑和威胁。看来,李香虽出身低微,是个被人歧视的“小人物”,但她却能辨别是非,明察贤恶,具有强烈的正义感和高尚的品格。很清楚,她有别于当时一般歌妓,也高出于复社文人侯方域。简言之,《李姬传》就是生动地描绘了李香的生活和斗争,热情地赞美了李香的才能、智慧和品德。诚然,对那个时代中的这类“小人物”,值得写传,值得赞美,因为,这可以使人认识到,“卑贱者”高洁坚贞,而“高贵者”卑鄙无耻,形成了鲜明的对照。

    侯方域写《李姬传》,并非事事兼收,平铺直叙,而是选其二三典型事件,重在表现高尚品格,因此,才能塑造出生动的艺术形象,突出鲜明的性格特征。此其一。《李姬传》短小精悍,结构严谨。从“定情”到“分别”,再到“别后”,三个阶段,紧密相联,层层推进,步步发展,融成有机整体。这就使得对李香性格的刻画,越来越深化。此其二。作者在《李姬传》里,把明末政治斗争的变化与侯、李两人爱情的发展,结合在一起,互相影响。所以,不难看出,侯、李两人爱情并非一般个人爱情问题,而是与当时政治斗争息息相关。此其三。在《李姬传》里,李香与侯方域形成对比,更与阮大铖、田仰形成对比。当然,这是两种不同的对比。对比之下,李香形象的光彩,愈益引人注目。此其四。《李姬传》虽为古文,但简洁流畅,明白如话,绘声绘色,娓娓动听。此其五。由此可见,《李姬传》无论在思想上或者在艺术上,都有可取之处,所以,它成为侯方域的散文代表作之一,也可算是清初散文代表作之一。

    清初著名戏曲家孔尚任写《桃花扇》传奇,曾选用《李姬传》作为素材。当然,《桃花扇》的李香君,较之《李姬传》中的李香,作了精湛的艺术加工。前者是戏剧人物,后者是历史人物,既有一定关系,又有显著区别。阅读《李姬传》,不妨参阅《桃花扇》,可以有助于加深对《李姬传》的了解,也可以有助于了解艺术种类、艺术创造等等问题。

     

回到顶部